客服热线:4006-803-999
首页>行业资讯

晚间资讯

发布时间:2020-06-28 18:04

优刻得探路同股不同权,技术和产品创新是发展密钥 |科创面对面



不管是应对云计算行业激烈的竞争,还是公司自身的成长性,关键均在于技术和产品创新。

“最大的一个感受是包容,从最开始接触到整个过程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和挑战,比如说是不是起到重要的意义,相关的政策是不是有配套?期间跟相关的很多部门进行了各种沟通交流,最终实现了以同股不同权方式上市。”优刻得-W(688158.SH)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季昕华谈起设置特殊表决权登陆科创板的感触时称。

今年1月20日,优刻得在科创板上市,成为A股首家拥有同股不同权结构的企业,也是首家公有云上市公司。第一财经记者近日走进优刻得,就同股不同权上市心路历程、上市前后变化、云计算行业驱动力、公司未来成长性等问题,面对面采访了该公司高管。

上市之后的优刻得,交出的首份业绩成绩单并不理想,2020年一季度甚至亏损;最新股价较发行价上涨1.16倍,较最高价下跌逾4成。优刻得的未来成长性受市场关注。

优刻得董事、首席财务官、董事会秘书桂水发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多次强调,不管是应对云计算行业激烈的竞争,还是公司自身的成长性,关键均在于技术和产品创新。

考虑到云计算属于新业态、理解门槛高,桂水发提示风险称,市场对云计算抱有较高的期望,但是其发展需要较高的技术和较大的资金投入,业绩受市场影响波动性较大,希望投资者能够在了解云计算基本常识的情况下,做深入研究,并注意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和掌控能力。

探路同股不同权

在成立之初,优刻得曾寻求过海外上市。但科创板的推出,给了优刻得在国内上市的机会。

谈及当时谋求海外上市的原因时,季昕华表示:“因为当时在国内并不允许未盈利上市,而云计算是一个长期的行业,在我们当初做的时候,国内国外没有一家盈利的云计算公司,所以要上市必须考虑海外,我们只能融美元基金,而且当时人民币也不敢投,所以我们当时考虑美元基金,并且在海外上市。”

优刻得成立于2012年3月16日,是一家第三方云计算服务商,主要产品公有云、混合云、私有云及其他。

2019年3月1日,科创板规则正式落地,一系列创新制度也开始率先实施,比如同股不同权、允许红筹、允许亏损等企业上市。

同年3月17日,优刻得召开股东大会确定设置特别表决权。根据安排,优刻得创始人团队持有的A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数量为其他股东(包括本次公开发行对象)所持有的B类股份每股拥有的表决权的5倍。发行完成后,创始人团队合计持有公司23.12%的股份及60.06%的表决权。

谈及选择同股不同权的初衷,优刻得创始人季昕华称,大部分科创公司或者互联网公司,在企业发展过程中,主要的资金来源是融资,所以导致创始团队的股份比例相对比较低,在上市之后创始团队希望公司能够按照长久发展目标推进,所以稳定的治理结构较为重要。

在桂水发看来,优刻得上市最大的感受是制度创新,比如,同股不同权可以保障创始团队的经营管理权,让经营者或者是创始者能够保证初心不变;特别是,科创板的政策包容性较好,因为公司所处的云计算行业受市场波动比较大,在2017年、2018年盈利较好,到2019年整个市场发生了变化,盈利大幅下降,但最后获得监管认可,不同于以往业绩只能升不能降。

“我们(优刻得)过会的时候,很多朋友跟我打电话说,‘你们同股不同权上市了,我们就敢申报IPO了’,因为他们也一直想做AB股,但是之前一直没有这个案例。现在也让广大的创业者看到中国也有同股不同权的公司上市了。”季昕华分享感触称。

对于上市给优刻得带来的变化,季昕华称,有三个比较大的变化:第一,上市带来了较多的资金储备,“上市后融到一大笔资金,可以更好地发展业务”;第二,上市给公司带来了品牌知名度,“比如上市前有些客户会担心我们公司不够大,不知道是不是靠谱?如果没有上市就不敢用我们的云服务,上完市之后,客户的这一顾虑消失了”;第三,上市之后,公司可以做更多的股权激励,让员工和公司能够有长期的利益共享,能够让员工更好地为公司产生价值。

技术和产品创新是驱动力

上市之后的优刻得,交出的首份业绩成绩单并不理想,2020年一季度甚至亏损。这是业绩的短暂波动还是价值的体现,优刻得的未来成长性体现在哪?

2019年度,优刻得实现营收15.15亿元,同比上涨27.58%;归母净利润2119.06万元,同比下降72.56%;毛利率为29.04%,较 2018年同期减少10.44个百分点。该公司称,净利润下滑的因素包括主要产品降价、固定资产成本上升、下游互联网行业增速放缓以及云计算市场竞争激烈等因素,且在短期内可能进一步持续,公司2020年及以后年度存在业绩大幅下滑甚至亏损的风险。

到2020年一季度,继续增收不增利。当期实现营收4.13亿元,同比增长24.70%,但归母净利润又盈转亏,亏损2556.50万元,产品综合毛利率较去年同期下降11.20%。基本每股收益为-0.06元,上年同期为0.01元。

“云计算是业务收入呈波动状态的一个行业,它从上涨到下降是正常的,因为是To B不是To C的客户,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桂水发回应称,在国内云计算企业都没有盈利的情况下,优刻得在2017、2018年做到盈利,也是国内第一家盈利的云计算公司,“我们业绩下降或者亏损也说明云计算是微利的行业,我们也是回归到正常”。

据第一财经记者获悉,对于机构投资者而言,更关注优刻得业务发展驱动力在哪,以及资本的投入在未来产生的效益在哪。

对于云计算市场最大的驱动力,季昕华称,一个是整个市场需求的推动;第二是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必然要导致会推动整个工业的信息化、工业的联网化和工业的智能化,这对云计算也是有较大的需求;第三是人工智能,人工智能需要大量的数据,需要大量的存储和分析能力,也需要云计算底层资源的支持。

就优刻得自身而言,桂水发称,一方面是技术,需要加大投入力度,保持公司技术稳定性,并做到领先性;另一方面则是产品创新,把技术应用到各个行业中去,让大家用起来都更加方便、快捷。

2017年度~2019年度,优刻得研发投入分别为1.06亿元、1.60亿元和1.88亿元,分别占营收比例为12.68%、13.51%和12.41%。

“我们这几年研发不断地深度化,研发投入逐年增加,特别是当前的趋势是软件和硬件结合越来越紧密,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也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都需要大量的投入。” 季昕华称。

如何保证研发投入能够得到有很好的转化?季昕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优刻得产品研发有技术驱动型、竞争对手跟随型、用户需求驱动型三种类型,与公司技术、产品和用户的需求整体匹配,所以能快速转化为生产力,但是第三种又需要第一种和第二种的支撑。

那么云计算行业到底发展到怎样的阶段可以兑现业绩?“这个行业大家理解的是规模效应。规模经济,不在于收入规模,在于业务的规模。优刻得在全球拥有33个区域节点,基本达到规模。至于收入方面,优刻得注重收入的质量,也就是要做财务的良性循环,亏钱赚吆喝的事情我们肯定不干,应收账款要优质,这样坏账较少。”桂水发称。

当然,云计算行业的发展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的风险因素,据季昕华介绍,“其实风险因素蛮多,一是整个行业的技术变革,说不定哪天有新的变化,比如说量子计算出来了,可能云计算就不需要了;第二可能是整个行业的变化,因为现在大部分都在用互联网化和在线化。

对此,季昕华认为,有三大应对措施,一要加大技术研发投入;第二要深耕行业的发展需求,通过研究用户的需求来研发公司的下一个产品;第三要帮助传统企业或者是政府做数字化转型。


返回列表>>